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年味,渐行渐远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推理
大年将至,年味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远。没有和睦相处的邻里关系,没有儿时的欢乐与幸福,更没有热闹的传统习俗和刻骨铭心的记忆。   儿时的年味消失的无影无踪,杀猪、宰鸡、宰羊,烙灶饼、磨豆腐、蒸馒头、包包子、炸油饼;包纸、写对联;穿新鞋、新衣,糊灯笼、贴窗花、蒸灯盏。孩子们好像听故事,感觉很遥远。为此,我心中难免有一些伤感。   儿时的年味在我的脑海中巡回放映,父母忙碌的身影仍历历在目。小时候,家里虽穷,但过年很快乐。年货都是提前准备好的。正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生活写照。   “腊月八,插米叉”,从初八开始,做豆腐。奶奶先要挑选黄豆,拿着簸箕,坐在院子里,一点点地挑出黄豆中的杂物(包括烂黄豆)。不时地上下扇动着簸箕,圆溜溜的黄豆滚落在后面,杂物从簸沿口清理掉。一袋子黄豆需要挑选几天,我和妹妹有时也来帮忙。看着黄聪聪的豆子,抚摸着它光滑的身体,倾听着莎莎的声音,的确是一种美的享受。奶奶累得腰酸背痛,满头大汗,才把黄豆捡好。   接下来父亲背上黄豆去拉黄黄(把黄豆磨碎)。人很多,需要排队,奶奶带上水和干粮,耐心等待,终于轮到我家了。奶奶用盆子装些黄豆,慢慢用手一点一点地放在石磨子上,一圈一圈地推,细细的黄粒整齐地排列在磨子的周围,奶奶快速地把它们装进袋子里,反反复复,花费半天时间才磨完黄豆。奶奶的小脚既红又肿,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喝着水,稍作休息,赶快回家。把黄粒放进桶子里,倒上凉水,让它好好浸泡着。一天一夜之后,又去磨豆浆。看着磨子上一层层豆浆,它好像一条条长龙蜿蜒盘旋,奶奶急速地把它们刮进桶子里。奶奶害怕浪费,有时用手指慢慢地捋,捋完之后,继续劳作,看着不辞辛劳的奶奶,我多么想替她分忧啊!   晚上回家,开始做豆腐。先烧一锅开水,等着水沸腾时,用布袋子装满豆浆,使劲地往锅里压,直到豆浆没了,才倒掉豆渣。豆浆会慢慢溢起,边倒边搅,锅里会有一块一块的软豆腐,把它们倒进竹箩子里,等到竹箩子非常满时,盖上木板,压上大石头。第二天,一竹箩子豆腐就形成了,看起来白白厚厚的,吃起来软软嫩嫩的,美味可口,这给过年带来无限的乐趣,家人们坐在一起,分享着劳动的快乐。   腊月二十三,开始杀猪。小猪仔是父亲二月买来喂养的,一篮子一篮子的青草吃进它的肚子里,小猪仔吃得饱饱的,呼呼大睡,一天天长大。从十一月开始,增加食量,专吃面食,增加猪肉的香味和厚度。杀猪时,找来亲房邻居帮忙,奶奶负责烧水,爷爷杀猪,父亲倒肠肚,母亲盛猪血;我们小孩子抢猪尿泡,你追我赶,快乐极了!拿到它,让大孩子吹大,放上几颗玉米,晒干之后,当做足球玩具,踢来踢去。看着家里放着大块大块的猪肉,馋着嘴里直流口水,盼望着大年三十能快点到来。   晚上,煮好猪肉后,要给左邻右舍端菜。土豆、萝卜丝汇成的大锅菜,上面放些猪肉片,撒些葱花和辣椒,五颜六色,闻起来香喷喷的。端给邻居的长辈,看着他们狼吞虎咽地吃完菜,心中暖意融融,邻居回放些灶饼,表示感谢。邻里关系和睦,尊老爱幼,互帮互助,至今还能回忆起慈祥的大伯、大爷、婶婶们的音容笑貌。   杀猪能增添浓浓的年味,工序复杂,费时费力,但快乐无比,构建着和谐的邻里关系;每到过年时,我会深深地把它回忆,父母省吃俭用,用艰辛换来幸福的年味,让童年留下难以磨灭记忆。   腊月二十八,奶奶和母亲开始蒸馒头、包包子,她们提前发好面,放在大盆里慢慢进行发酵。等到面变得毛孔粗大时,开始放苏打,蒸馒头、包包子。把面滚成圆棒棒,切成等距离的矩形,放在粑粑子上蒸,盖上草锅盖,锅盖周围要围上毛巾,以防露气。一会儿功夫,一锅锅白白胖胖的馒头就躺卧在一只大铺篮子里。再包些地达菜包子(西北人把这种菜叫地软子),我们姐妹们抢着吃。   下午炸油饼,奶奶把握火候,往锅里放油饼,我和母亲擀面饼。先把面滚成细棒,切成小块,开始团成圆坨坨。母亲慢慢地擀开,中间要划两道口子,让油通过饼中间的缝隙加热,保证油饼能足够熟透。奶奶既要夹油饼,又要放柴火,她不急不躁,一锅锅油饼很快就做完了。母亲还要做一些麻花、果果、麻叶子等不同的贡品,看着一缸油饼,心想:“过年多好啊!有这么多油饼吃,盼着天天过年!”   腊月二十九,父亲包纸、写对联,爷爷印冥币,爷爷把白纸割成小小的长方形,用毛笔刷上红墨水,一张一张地印。我不解地问:“这是干什么的?能当钱用吗?”爷爷笑嘻嘻地说:“这是死人用的,我有点害怕。”爷爷把过年用的冥币全印完了,整齐地放在桌子上,等待父亲包纸。父亲割了几张大纸,把冥币分布均匀,叠好,包起来,再在中间贴上红纸条,写好收信地址。爷爷看着父亲包的纸,笑容满面。父亲开始写对联,找来老黄历,看着后面的对联,写了起来。他的字遒劲有力,恰似他倔强的性格。   想着想着,我泪流满面,再也看不到印冥币的爷爷了,爷爷离开我们已经九年了,每次与他在梦里相遇,他的脸颊依旧那样慈祥,对我关爱有加。我心如刀绞,病床上的爷爷身影刻在我的脑海中,多么希望时间定格在那一刻,让我好好伺候爷爷啊!   三十下午,贴对联、接纸(接先人),父亲放鞭炮,浓浓的年味开始了。我和妹妹等待着穿新衣服,母亲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一奔三尺高,母亲匆忙地找出花衣花鞋,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往水里走,放鞭炮时要小心点。我们激动地穿上新衣新鞋,拿上香表,跟随大人去接纸。小伙伴穿着新衣服,心灵乐滋滋的。   晚上,母亲在煮肉,他把鸡肉和猪肉分开,泡上粉丝,手擀粉,切好豆腐,备好甜酒。一家人共进晚餐。我们坐在土炕上看春节晚会,笑声不断;母亲一人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她疲劳不堪,忙碌了整整一个腊月。给我们准备过年衣服和鞋子,每晚在昏暗的灯光下缝缝补补,纳鞋底,白天要做家务。过年她也不能休息!我的母亲是多么辛苦啊!   看到母亲额头上增添一道道皱纹,这是辛苦的见证,是岁月的沧桑;她饱经雨雪风霜,生活的压力压弯了她的腰,她有些驼背,但坚强的母亲默默地挑起家庭的重任,用勤奋和泪痕书写艰辛的一生。   俗话说:“小年大十五”。不知不觉年过完了,母亲又开始给我们糊正月十五鹅灯笼。它先用铁丝编成鹅的身材,再把脖子套在上面,一个框架完成了。再用白纸剪成小小细丝,作为鹅的羽毛,一层紧挨着一层,长短不一,整个鹅身毛茸茸的。母亲在鹅的嘴巴上贴上红纸,再贴一个黑色的眼睛,活灵活现,悬挂在屋顶上,随风舞动。我们正月十五搭着鹅灯笼,三只鹅排成长长的一条线,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别人赞叹不已,投来羡慕的目光。   母亲提前要蒸灯盏,她和好面,用开水烫好米面,反复揉光滑,捏成灯盏模样,中间留一个深窝窝。黑黝黝的灯盏整齐地站立在盆子里,吃起来软软甜甜的,真是美味佳肴。看着母亲松树皮般的手,我心里在滴血,母亲用勤劳的双手,给我们创造着幸福的年味,给我们保驾护航,使我们自由自在地成长。   现在的年味,就是订年夜饭,微信QQ拜年、发红包、祝福语,转发搞笑视频、淘宝购物、拼多多买过年衣服;超市人山人海,一袭如空。街道商品琳琅满目,商贩叫喊不停。就连小孩子,提起过年,只知道压岁钱、不写作业、看电视、玩游戏、发红包、抢红包,跟随父母疯狂购物,大包大包的零食带回家。   相比之下,儿时的年味物质贫乏,但精神富足,通过自己的劳动,换来成功的喜悦,追求生活的过程,体验生活的艰辛,给孩子们增加生活阅历,丰富生活知识,锻炼生活能力,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而现时的年味,物质充足,精神贫乏;孩子们对年味的理解一片空白,只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沉迷于网络,看电视、打游戏,好吃懒做,心理脆弱,没有更多的传统习俗,没有刻骨铭心的记忆。   渐行渐远的年味,满满都是亲人的味道,它充满着沉甸甸的爱,滋润着我的心田,足以我用一生去品尝;它犹如一把伞,给我们遮风挡雨,让我们无忧无虑地成长;它犹如一艘小船,载着我们乘风破浪;它是我的精神财富,让我懂得感恩,铭记一生。   甘肃治疗癫痫哪个医院最好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家湖北到哪里治羊羔疯最好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