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晓荷·经历】侧卧红尘亦为佛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推理
无破坏:无 阅读:1034发表时间:2016-11-30 00:16:26 1   年事越大,越不免琐事缠绕。便是一个月的暑假,也未觉有多少闲暇。到假期结束时,原本打算好的海边出游已似乎变得遥遥无期,多少有些遗憾。所幸近处也还是有些去处的,于是便约了同事,抽了一天的空闲,来这汝南的南海禅寺转转。   说转转,大约是因为大家与佛并无多少缘分,也非诚意拜佛祈愿而来。同事中除老张对此还算博学外,剩下的我们也就孤陋而寡闻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禅寺西门时是上午九点多。因近中秋,阳光并不显热烈,门前右侧的无影塔仍安静地矗立在广场上。虽是周末,游人并不很多,当然这也正趁了我的心意。现在一到旅游旺季,旅游的人太多,每次出游就像行军,被人催促着疲于奔命般一个景点接一个景点的跋涉,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毫无乐趣可言。   而佛门是不同的,置身这清净之地,不自觉的便沉浸于这气息之中,不再匆忙,不再聒噪,不再为俗世纷扰而纠缠,偷得半日浮生,且做得个从容自在人。      2   禅寺于我已是故地重游,说是故地,其实是去年夏天的时候同洛阳的朋友一起过来的。仍是安闲自若的汝河,仍是巨大的和平门,仍是书声琅琅的能仁学校,不同的是和平门两侧的角门上了锁,不能到门楼上面去。上次来的时候,见到里面正在装修,一些菩萨和罗汉的塑像安放在西侧的厅房里,刚刚粉刷过的塑像尚未被安放好,有些只是随意的搁在地板上,夕光中塑像小而玲珑,线条优美,少了些气势,却更显得可爱。其实,大家的心态也大约如此,佛主庄严,金刚怒目,固然令人生膜拜之畏,而菩萨亲切,弥勒佛憨态可掬更觉得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再往里去,路的左侧是些花木,几个园丁正在浇水,一些不知名的小花仍在吐露着芬芳,高大的银杏和香樟树的叶子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绿意盎然。右侧是些石碑,多是些临摹的诗词,同事老张的公子同我一路念来,有些字竟然比我认得还清,令我无限惭愧。最引人瞩目的是一块“和光同尘”的碑,碑有约四米高,上面的字体并不苍劲,但柔顺。正如《道德经》第五十六章里的解释:“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意思为挫去锋芒,解脱纷争,收敛光芒,混同尘世,这便是深奥玄妙的“同一”境界。而佛经里说:“和光同尘于佛教,指佛菩萨为救度众生,须隐藏菩提之智慧光,以应化身权假方便,生于充满烦恼之尘世,与众生结缘,次第导引众生入佛法。”看来佛并没有完全夸大自身的能力,而是教育众生先要依靠自己、磨砺自己。如果自身没有这种能力,而是与恶人接触后,容易被恶所污染,那么就要远离恶人。      3   一个外来宗教,能够同广阔的华夏大地完美的融合,确实令人惊诧。当然,这自然有佛的独到之处。把佛的教义同儒道相比,便可有大致观感:比起儒,佛显得潇洒从容;比起道,佛更有一些实在的人情味。   一直以来,中国的传统宗教文化武汉羊角风怎么治比较好格局为儒释道三家并存,有人这样描述:儒家的精神旨趣,可以形象概括成三个字,即‘拿得起’;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有为’;用一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张’。儒家主张立德.立功.立言,主张干事,主张积极有为。儒家比如是粮食店,是精神的加油站。道家的精神旨趣是‘想得开’;用两个字来说,叫做‘无为’;用一个字来说,叫做‘弛’。道家比如是药店,当人们碰到了精神困惑的时候,光吃粮食是不行的,还需要吃药,上药店。佛教的精神趣是‘放得下’,用一个字来说,那就是‘空’,用佛教的术语来说,放得下就是‘看破红尘’,去除我执和法执,把精神追求的目标定位在吉林癫痫有哪些治疗的好方法彼岸的极乐世界。佛教是一个精品店,他要化解人生中的烦恼,达到精神上的解脱,使心灵得到净化。   前两个比喻当然生动,但把佛当作一个精品店,不免小瞧了佛的作用。在我看来,佛同万物,为众生相,为世人相。对于苦难中的人们,佛就像黑暗中的一道明亮的光芒,绝望中的一曲意蕴悠远的歌,焦渴中的一滴纯净剔透的甘露。儒家告诉人如何堂堂正正的度过一生,道家告诉人如何轻轻松松的度过一生,而佛则不仅需要化解生时一切纷扰,更需要安排人死后怎样。   佛能带给我们的,岂止是个精品店?但佛只是曰:不可云,不可云。      4   转过合作桥,穿过合作门,驻足三心桥,入眼的便是禅寺的主体建筑:以大雄宝殿为中心的天王殿、观音殿、文殊殿、普贤殿四大配殿坐北朝南,三重飞檐、高大雄伟,与两侧钟楼相辅相成,交相辉映,构成了一组气势磅礴、风格独特的庄严景观。两侧的钟楼鼓楼并没有开放,那些游客也只是目标明确地朝几个大殿而去。跟在他们身后,悄悄观看,殿里佛像的塑造,装饰的雕刻、楹联的撰写,仍是美仑美央,令人称奇。身旁的导游小姐说那些镂刻的彩绘可以保持五十年之久,而不褪癫痫大发作有什么表现色。听她讲起那些看似细微的雕饰,原来也有着各自的含义,我们不得不感叹佛家文化之深厚博大。   因为是旅游淡季,来往的香客并不多,而之中大多都是成对的青年夫妇。立于殿中,看那些香客虔诚地磕头许愿,不由得升起一些感动。佛家讲超脱,讲四大皆空,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却又要了众生之愿,解众生之苦。最重要的还要渡世间一切罪恶,以己之身,负世人之孽,如此奔波煎熬,岂不辛苦?   于是便想起明乘法师亲自撰写于三心桥上的对联。心净桥上:“心净国土净,天青江山青。”心安桥上:“心安众生安,花香满寺香。”心平桥上:“心平天下平,胸阔天地阔。”或许便是只此一念,去除我执,勘破心魔。也或许是一种感召、一种引领、一种催生、一种洗礼、一种熏陶。心净、心安、心平,如此正好。   回望时,合作门后面的“回头是岸”四个大字,正映入眼帘。      5   大雄宝殿的两侧广场,矗立的是十八罗汉的石刻雕塑。塑像面目随名称而定,栩栩如生。看门罗汉垂手站立,目光闲远;长眉罗汉眉毛如须,潇洒飘逸;静坐罗汉气定神闲,安然兀坐;布袋罗汉袋不离身,爱岗敬业……众多罗汉中,唯有开心罗汉笑态可掬,石刻的肚子被游客们反复抚摸,显得更为亲切滑稽。仔细想来,这世间之人多凡夫俗子,如草芥如蝼蚁,不敢奢求声明荣誉、功名利禄,一生辛劳也只为求得这开心二字。为这开心,可含辛茹苦,可苦中作乐,可乐而忘忧。而这其中悲欢,是非亲身体验而不能明白的。   我自幼时多病,常被家人剃了光头,说是求菩萨保佑,每每却总被小朋友们嘲笑为“光殿和尚”,心里极讨厌这个称号。而少时多情,听这佛家要六根清净四大皆空,讨不得媳妇,更是觉得残忍。等到踏入工作岗位,负起生活的担子,才渐觉压力太大,而不堪其重。从前以为只有得到才是一种满足,现在才知欲望便是责任,得到越多,责任就越大;才知道人生在世,多是负重而行;才知道这佛家之深意,实为芸芸众生而来。   人生无奈之事太多,谁无无能为力之时?谁不想找个菩萨来拜一拜?      6   穿过北边的角门,往僧舍去,这边的钟楼亦不开放。问别的游客才知道,里面的大钟有二十吨重,只在年初一到十五时才敲响。钟楼后面的南海圣母殿前倒是香火鼎盛,两个香客正将金箔倒入香池。殿里的一些牌匾,证实了送子观音名不虚传。我和老张先是走开,同行的另一位刚结婚不久,想必他在殿里也该许愿了吧。   去到白圣法师舍利塔时,已是中午。旁边有几位游客,依然是安安静静的鞠躬,安安静静地走开。舍利塔上仍有香火燃着,袅袅的熏香轻轻散开,如法师的魂灵,透明、轻灵、不着痕迹。   几个游客坐在僧舍院子里池塘的亭子上休息,我用手机拍了几张僧舍的照片,便也悄然走开了。      7   回转过钟楼,往西一点儿,就是十二牌坊甬道。这是以中国古代十二地支为序的十二牌坊群,每一块牌坊代表一个时辰,上面刻着所示神的名字。我且再次依次走过。   第十二道宫毗罗大将——亥时之守护神。正午的阳光漂浮在云层之上,洁白的云朵在头顶上变幻着形象。有风吹过额角,仿佛遥远的话语。   第十一道伐折罗大将——戍时之守护神。想起刚刚遇见的小姑娘,她路过时,视线从我们身上越过。我看见一溪清澈的碧水汩汩流过,有一枚鹅卵石依稀唤起童年记忆。   第十道迷企罗大将——酉时之守护神。一群白鸟停在两侧的青松之上,脚下的台阶上浮起烟雾,你听见钟声响起,并不必知道是谁在敲击。   第九道安底罗大将——申时之守护神。那年柳荫河畔,有一首诗我仍念念于心。被风吹走的岁月,如一场梦,而我仍未肯醒来。   第八道頞俩罗大将——未时之守护神。那天雨水催促着行人,而那人伫立,他的视线停在一株荷花上,谁都有一颗植物的心。   第七道珊底罗大将——午时之守护神。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人群中有人头戴的花朵,永久地芬芳于别人的爱慕之中。   第六道因达罗大将——巳时之守护神。那僧人讲法,尽为因缘之遇。我等倾耳,如听莲花绽放。座下有人点头,面如顽石。   第五道波夷罗大将——辰时之守护神。我非我,无我,我在群山之中。世事如镜像,非真,非假。我从镜中走过。   第四道摩虎罗大将——卯时之守护神。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第三道真达罗大将——寅时之守护神。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得见如来。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第二道招杜罗大将——丑时之守护神。世尊,我等今者蒙佛威力,得闻世尊药师如来名号,不复更有恶趣之怖,我等相率皆同一心,乃至尽形归佛法僧,誓当荷负一切有情,为作义利、饶益安乐。   第一道毘羯罗大将——子时之守护神。彼时佛主拈花,迦叶微笑,此时我亦微笑。      8   北门之外,便是车水马龙的大路,再往前,便是城区里热闹的居民区了。不同于深山里的名山古刹,不必万水千山不辞远的奔波寻求,只在这红尘之畔侧卧,听佛轻轻耳语,便有大寂静,大安然。 共 37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