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实力写手选拔赛】大学时期的爱情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689发表时间:2017-11-10 15:58:00 陕西哪些医院能治癫痫    说完了所见所闻的大学时期爱情,该说说我自己所经历的大学时期的爱情了。   说起大学时期谈恋爱的话题,我都会对同学们讲,在找对象这个问题上,我奉行的原则是守株待兔。如果哪只不长眼的兔子,不小心撞到了我这棵歪脖子树上,我照单签收就是了。所以,直到大学都上完了三年半,我在这方面还没有闹出什么动静来。   表面上风平浪静,不等于内心波澜不兴。咱也是处于钟情怀春年龄段之人啊。要说在这个问题上撑得住,没啥想法,那是扯淡。而对于本系女生的态度,我在本系列第一篇里已有介绍,此处不再赘述。有同学曾在报上发表文章,点名道姓地说我毛病挺多,不受甘肃羊羔疯治疗的好医院本系女生待见,所以没人愿意搭理我。说实话,我不赞成这样的做法,太伤自尊了。做人嘛,还是要厚道些。但是那刻薄的哥们儿非要这么干,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认了,暂时还没有找他或报社打官司讨说法的打算。   对本系的女生没有想法,不等于对其他系的也是这样。比如艺术系、外语系的一些美女,还是很让我为之心动的。这一点,大约是家花不如野花香,抑或是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定律在起作用。但我又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那种类型的人,有了想法也不敢轻易采取行动。一旦被人家弄个大红脸,那就太难看了。于是,只好干靠。   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开学没多久,一个比我低一级的艺术系男生找到了我,说是要给我介绍个对象。此人跟我是同一个大院的职工子弟,算是个邻居吧,入学前南昌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就比较熟悉的。见有这等好事,我便问女生为何方神圣。他就告诉我,是他们班一个学器乐的女孩儿。接着,又把她的情况,如此如此地详细介绍了一遍。说是如果我有意,就安排我们见见面。   听邻居这么一说,我立马就明白他指的是谁了。说实话,这女孩儿是我早已暗中心仪的女生之一。学校组织文艺晚会,她常常会登台演出的,属于比较知名的人物。她拉琴的时候,那种倩目流盼、神采飞扬的感觉,让人很是深刻。等来靠去,一只自己中意的兔子,竟然就要撞了过来,我的心情如何,自不必说。但在表面上,我还得故作平静,便轻描淡写地说:“见就见吧,成不成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我们的见面仪式,是在一个星期天,一起逛了一圈孔府孔庙,看了一场电影。为了见这次面,我付出的成本,是八毛钱人民币,逛园林、看电影,每人门票各两毛。看的那场电影,记得是武打片《少林寺》,当时很热门的。其中小和尚与牧羊女的情感片段,以及后来广为传唱的著名插曲《牧羊曲》,跟我们见面的气氛,倒是蛮切合的。   初次见面之后,我们便也偷偷摸摸地开始了在校园内外小树林、庄稼地里的地下活动。到后来,我才知道这纯属多余之举。毕业时,辅导员老师告诉我,他早知道我谈上对象了。不过在那个时候,校方头头和老师们,对这个问题已经都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只想成人之美,而不再去干涉禁止了。   听了辅导员的话,我在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好笑的同时,也对他情报工作的效率之高,深感佩服不已。据他讲,我谈上对象不到一个月,他就掌握了详细情况。而我这边,还以为自己的行动神不知鬼不觉呢。不过,我同时也很佩服辅导员,以及向他提供情报的同学。马上面临毕业分配了,居然还有心思去管这些闲事!   只要看对了眼,年轻人谈恋爱的热度,上升速度自然是极快的,我们也不例外。谈上没多久,我那原本额度很紧张的饭菜票,马上就变得宽松了许多。女孩子饭量小,女朋友多余的饭菜票,便无偿地支援了我。洗衣服这类男生最为头疼的事情,我也不用再为之发愁了。不光如此,有时我还会出乎意料地收到一些小惊喜。比方说,有一回女朋友用富余的饭菜票,从摆小摊的老乡那里,换回了一些鸡蛋。在琴房里偷偷用煤油炉子煮好以后,送给我十几个共享。说是共享,我想绝大部分应该都到了我这里。   当我收到鸡蛋,请一位憨厚的老大哥室友品尝时,他很是有些惊讶:“才谈了几天啊,就吃上人家的鸡蛋了?我可不敢吃。”我一再相让之下,他才勉强接了一个,然后语重心长地教导我说:“既然吃了人家的鸡蛋,就得好好和人家谈,要对人家负责啊。”见他这么认真、这么严肃,我只好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那是那是那是!”   谈成以后,我曾问过女朋友,事情何以会那么凑巧,我那位邻居没来由就给我们牵线搭桥了。她回答倒是很实在,没有半点花言巧语。她说,自己择偶的标准,主要有四条:一是对方最好来自济南青岛这样的大城市。这条标准,还是人们的大城市优越感在作怪。二是对方身高最好在1.80米左右。这一条,大约应当属于虚荣心的范畴了,带出去比较有面子一些嘛。三是对方最好出身于干部家庭。这一条,就比较物质现实了。四是对方应该是文科系部的学生。之所以还有这样一项标准,是因为她觉得学理科的人比较死板,学艺术的人又不太稳定。看看,年纪不大,考虑问题倒是够全面的啊。   听了她的择偶条件,我那位邻居说,呵呵,那真是太巧了,我手头正好就有一个这样的主儿。我给你们撮合撮合吧,也省得咱们照猫画虎地到处乱找一气了。可恶的是,我那位一向大嘴巴的邻居,在这件事情上,口风倒是很紧,半个字都没向我透露过。不然的话,我在这个问题上,没准儿会更有主动权一些。   跟多数人一样,我们的婚后生活,主基调自然是柴米油盐。平日里磕磕绊绊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我们的夫妻关系,距离举案齐眉、相敬如宾那样的境界,可是差了太远了。不过在这一点上,我倒是比较看得开。自己做不成梁鸿,就不能指望人家是孟光。比方说,由于我的父母对子女,始终奉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原则,所以在结婚时、结婚后对我们的物质支持,几乎为零。因而,婚后妻子经常半开玩笑地抱怨我,说我当初的那些条件都是蒙人的,一点用都没有。尤其是我父母那里,对我们的事情一点都不管。   对于这样的指责,我当然不能接受,一般会这样予以反驳:你当时提出的各项条件,在客观上讲,我是全部具备的,一点也没弄虚作假。我家是济南的,符合你第一项标准要求。我身高1.80米,符合第二项标准要求。我老爹虽说不是什么大官,但好歹是个大学里的处级干部,算是符合第三项标准要求。我是学中文的,自然也符合第四项标准要求。至于我的家庭条件管不管用、我的父母能帮上咱们多少忙,那属于主观性标准。由于择偶的主观性标准,你当时并没有提出,责任自然就不应该由我来负了。   鉴于上述情况,我的大学时期的爱情,似乎是守株待兔的性质。不少同学对于此说纷纷表示怀疑,而我的恋爱经历,确实就是这样的。至于这算不算是守株待兔,倒是可以见仁见智。   我们那个时代大学里的爱情,我感觉大体也就是这个样子的。不知80后、90后的朋友们看了以后,会不会有疑问呢? 共 26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