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文字】嫂子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高考作文
无破坏:无 阅读:1442发表时间:2016-02-14 22:40:17 摘要:人这一生,无论多么拥有或者多么空乏,都将殊途同归,应该珍惜当下,把激情塞进光阴,把生活塞满故事,把遗憾留给他人。 人这一生,无论多么拥有或者多么空乏,都将殊途同归,应该珍惜当下,把激情塞进光阴,把生活塞满故事,把遗憾留给他人。 ——题记       正月初二“拜新年”!   我的老家俗定正月初二,给头年逝去的亲友拜年,俗称为“拜新年”!“拜新年”,是亲友对逝者的深切哀悼与缅怀,是对逝者生前的肯定,也是对逝者亲属的抚慰。   粉饰一新的小城,格外明丽,处处沉浸在浓浓的年味之中。白驹过隙,转眼就是初二了,我带着一家子人回老家,给堂嫂“拜新年”。车窗外春光明丽,和风习习。我坐在副驾上,无心领略这明媚的春光,脑际里不断地浮现嫂子生前和蔼可亲的笑松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容,以及她撒手人寰时面目全非的样子。和煦而温软的晨风,吹拂着我头上花白稀疏的发丝,拉长了我的思念,心中泛起涩涩的酸楚,哽在喉头,感觉满口都是苦水,似乎空气也是苦涩的。   微微的软风,一页,一页地掀起我对嫂子的追忆,往事历历在目……   秋天里,秋风,落叶总是给人淡淡的忧伤和不了的情愁。   深秋的那天中午,我正在午休,或然听见有人喊我的乳名,这声音亲切得没有距离。是谁?是嫂子,是嫂子的心语。我分明不在梦中,却又不是现实,无意识地恐慌带着一股寒意直袭心头,我惊悸得一身冷汗。难道,难道嫂子她……?此刻,我的手机铃声响了,电话那头是大侄子颤抖的声音,他语气凝重地告诉我:“小叔,妈妈出车祸了,在人民医院的急救室”。我立刻喊了一声:不好!还没听完侄子的电话,我便一步两个台阶地跑下楼,奔向车里。   医院的急救室,大侄子肃然地依立在床头,侄媳妇是这家医院的护士,这时正在忙碌着。我轻轻地走近病床,病人鼻腔、口腔中的导管里流出黑色的血块,白色的绷带裹住了病人的头颅和眼睛,那浮肿的面颊青得发亮,已经面目全非了。病人穿着蓝白相间的武汉看羊角风的好医院病号服,直挺挺地躺在病床上,身体不时地痉挛,抽搐,似乎十分痛苦。寂静的急救室里,只听见各种机器发出的蜂鸣声,氧气瓶中汩汩的水泡的破裂声,还有导管里的咕嘟,咕嘟声。   我心想,这还是我嫂子吗?却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姐!”。这时,嫂子的右手被白色的床单盖住了,在打吊瓶,左手微微地抖了抖,这是我熟悉的饱经磨砺的手啊,粗大的骨节,粗糙开裂的虎口。我每每见到嫂子那双手,都会黯然神伤,也会肃然起敬!我用左手轻轻地握住嫂子的左手,右手抚摸她的手背,只想给嫂子点点的抚慰,也想听听她的心语。突然,嫂子的手使劲地紧握着我,然后缓缓地松开,一股寒流顿时传导在我的身体上,我的心在绞痛。嫂子这一撒手,以及她手心的粗糙,刺疼了我的心扉……。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为了亲人的微笑,为了子女的成长,处处显身手,显身手……,”。我的嫂子啊,愿你不朽!   我的堂哥是长孙,他幼年丧父,母亲改嫁。父亲把堂哥视如己出,抚育他的成长,操持了他的婚事,所以堂嫂长嫂。堂嫂大我许多,大侄子三岁的时候我才出生,打小时候起我就不叫她堂嫂,也不叫嫂子,而是叫姐姐。   长嫂如母,我这如母似姐的堂嫂啊,她关爱着我这一家子,关爱着我爷孙三代的人。   因为我的出生,母亲便落下了疾病,可恶的算命先生硬说我是异类,害我成了弃儿。父亲是严厉的,嫂子与姐姐把还是把我偷了回来,在我心里,是嫂子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母亲的眼泪,嫂子与姐姐的行为感动了严厉的父亲,我才回到父母的身边。   自古父母宠幼儿,所以我的童年天真烂漫。只是,我的活泼,我的天真,很多时候让人操心。   那个秋收的季节,我家门口那片金黄色的稻田合着落日的余晖,美景与稻香,还有一跺跺还未收拾的稻杆,吸引了无数的鸡鸭,一条小花狗,还有一群天真顽皮的孩子。鸡鸭拾掇完散落的谷粒,追逐蛤蟆与蜻蜓,小花狗喜戏鸡鸭,小孩把打谷机踩得轰天价地响,好一副乡村风景。   我是这群孩子的头儿,因为三哥住在县城,见过火车,所以很让小朋友们崇拜。于是,我天真地告诉他们,打谷机齿轮碾过的稻杆就像铁路,打谷机像火车,我们一起玩火车。我把稻杆一根根地衔接起来,缠在手上,呜呜作响的打谷机,齿轮碾过后那条长长的黑白分明的稻杆,让玩伴们疯狂了,我更是得意了。正在得意的时候,我的左手卷进了打谷机的齿轮中,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我眼前便漆黑一团,不知人事。醒来的时候,我是趴在嫂子的怀里,嫂子一身泥水,一身汗水,一滴滴泪水合在一起,不停的跌落在我的脸上,额头上。我在嫂子的怀中感受到母亲的疼爱,那是一份紧张,恐惧的疼爱。嫂子的心疼和我手上那裂骨割肉的痛,让我刻骨铭心。每当我看到左手上那道疤痕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想起当年昏迷在嫂子怀中听到的,嫂子那百般怜爱的叹息:“儿啊,这如何得了!”。   因为嫂子及时的救治才保住了我健全的肢体。可是,境迁人非,我手上的疤痕清晰依旧,而我的嫂子,我的姐姐,我的母亲已经作古……。   年轻时的嫂子,风风火火,勤劳泼辣,永远一头的短发,走路像一阵风儿吹过,家里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即使与人吵架也独占鳌头。   那是一个许多人衣食不济的时代,乡下女人或者因为一针一线,或者因为儿女的淘气,时有口角。少年的我,也喜欢热闹,更喜欢看女人吵架的那种热闹。那时候,乡下女人吵架,与其说是热闹不如说是风景,上眼的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一把菜刀,一个砧板,一群追随身后看热闹的小孩,房前屋后指桑骂槐,语言之刻薄,用词之恶毒,一副真能把人骂死的架势,或者心有愧疚者一定会无地自容了;另一种是对骂,对骂双方卷袖捋裤,杏眼圆瞪,满嘴口水,恶语相交,好像眼睛能把人盯死人,口水会把人淹死人的气势,到了武汉的知名的癫痫专科医院?高潮,还不解恨,便指手拍腿,形神兼备,气吞山河,直骂得天昏地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手酸了腿瘸了,两条美腿拍得像樱桃那样红得发紫,这才由着他人解劝,被人拽着扶着拐回家中。   嫂子虽然不会无理起闹,却也得理不饶人,吵架时的样子,也像那占巢护子的母狮。我固然是嫂子的追随者,崇拜者,所以嫂子与人吵架我都要为她暗自喝彩,或者庆幸她的凯旋。堂哥在外工作,文弱矮小,他们养育了四个优秀的儿女,要不是嫂子的好强能干,这个家又能如何,侄儿们又会如何?我理解嫂子的强悍,一个没进过校门的农村女人,在那个时代,那种境况下,正是人性使然,母性使然。   一阵鞭炮声,惊醒了我对嫂子的追忆。是啊,她的英容笑貌,她的雷厉风行,她的自强不息,她的博爱情怀,又怎么会是几行文字能够述说得清楚呢?回到老家,一切都是那么暖心,我似乎又是牵着嫂子的那双粗糙的手,缓步走在小巷,闻听她喊我的乳名,倾听她的故事,静听她对我这一家子人殷切的关爱。   大侄子早已经在门口迎候前来“拜新年”的亲友。我一挂鞭炮,告慰嫂子,我给您拜年了;三柱清香,燃起我对嫂子无限的缅怀;一叠纸钱,寄托我对嫂子深切的哀悼!   老家,永远是游子母亲的怀抱,嫂子永远是我不了的思念。人这一生,无论你多么拥有或者多么空乏,都将殊途同归,应该珍惜当下,把激情塞进光阴,把生活塞满故事,把遗憾留给他人。 共 27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4)发表评论